无相

于国琴从不和任何人提起自己的大学,别人问起她关于大学的事情,她也向来含糊其词,似乎那四年时间根本就没有存在过。它们对于她来说,是被她抛在了路上的一段时间的尸骸。她亲手把它们埋葬了,所以,从不愿去碰它们。

偶尔想起它们的时候,她得穿过一条黑洞洞的走道,才能走到那只尸匣的面前。那些回忆就是关在这匣子里的魂魄,她总怕它们会随便出来现身。

阅读全文

对于永续债的梳理与思考

作为债券投资的细分品种,永续债市场容量不断扩大,以央企国企的高评级发行人居多,且已存在本金递延的情况。在实操中,永续债常被发行人记作权益工具,被投资人记作债务工具进行会计处理;永续债利息支付带来的债务税盾常被津津乐道。

永续债一般具有本金可续期、利息可递延、票息可重置、股债混合等特点,市场对永续债一直要求较高的溢价。根据募集说明书,可以通过清偿顺序是否次级/票息重置是否足够/是否上市公司来快速浏览并判断其债性强弱。

阅读全文

如何在永煤违约阴影下成功发行债券?

我手上有一只AA+省属国企的180D超短,按照既定的时间表,11月12日-13日发行,却不想碰到了两只黑天鹅,导致发行异常艰难。

一是北方AAA省属国企相继违约。继10月底辽宁华晨之后,河南永煤以令老司机瞠目结舌的速度,在债券市场融资后半个月就实现违约,引发信用债市场双十一全面打折。

阅读全文

Google Voice防回收的常规操作

今天收到 Google Voice 发来的邮件,提醒我因为一段时间没有使用, Google 号码将在30天后被回收。我原来以为自己往里面充了10刀,能够一劳永逸地保证我的号码不被回收。结果查询了回收政策,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,如果6个月不使用就会被收回。所以说好的资本主义保护个人私有财产呢,我的10刀怎么办?

阅读全文

腾讯微博之死

2020年9月4日,腾讯微博团队发布公告称,由于业务调整,腾讯微博将于2020年9月28日晚上23时59分停止服务和运营,届时用户将无法登陆。

这个推送出乎意料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毕竟像笔者已经很多年没有登陆腾讯微博了,而除新浪微博风生水起之外,当年的饭否、嘀咕、叽歪等微博类产品的网站早已消失在大众的视线总,00后可能都没有听说过。

阅读全文

周鸿祎谈跟任正非之间差了无数个马云之数学漫谈

近日,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,在视频中,周鸿祎谈到他跟任正非之间不知道差了多少个马云,跟马云中间也不知道差多少个任正非,这俩都是他的膜拜对象。

周鸿祎是笔者比较喜欢的一位大佬,看到这里的时候,笔者很有兴趣:在周鸿祎眼中,到底是任正非更胜一筹还是Jack Ma分量更重呢?

阅读全文

为什么将博客取名为涯木笔谈?

最近有朋友问我,为什么你的博客名是涯木笔谈,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含义。我想了想,决定将出处和考虑写出来,也作为留存记录。

首先得从我的英文名 Nick Yam 说起。 Yam 这个姓氏是我比较喜欢的,它结合了我父姓的香港拼法和我母姓的读音,如果将字母倒排就是 May 。这个单词是五月的意思,而五月又是我出生的月份。因此,虽然 Yam 是一个生僻且拗口的姓氏,却是我最为中意的姓氏。 Nick 与我的中文名是一样的辅音,也是学生时期用过的英文名,所以结合在一起 Nick Yam 就是我不二的英文名了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