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晖印象

曾写过不少关于春晖的文字,有诗词亦不乏文章。那些大多是一时兴起之作。而今离了春晖虽不过一月,所忆所感已然不同于当初了。于是不免落笔记下一些:

三年前,也就是中考后。因为父母都没有在春晖读过书,而我又从没有去过那儿,天真幼稚的我想象了一片稀疏而平坦的林地,树林中有一个明晃晃的大湖(白马湖)。离湖不远处是一些低矮而陈旧的房子,那便是春晖中学了。我还想象了自己在湖边看书学习。当然这一切在今天看来是可笑的。然而当时的构想也并非没有道理,因为听说——

阅读全文

子虚鉴

细雨濛濛,春柳扶风:在北京难得如此早春。这天下午没课,即使有课,萧勇也不一定能静下心来。一切的一切,只因为昨晚的一个梦。萧勇是江南人,江南那种浸润着绿意的春水塑造着一代又一代聪慧多感的人,萧勇当然也不例外。离乡甚远,在北大求学,唯有如翡翠一般的未名湖使他产生一种灵魂的归宿感。事实上,萧勇也常常在心绪不宁的时候到湖边徜徉徘徊,静静地向水倾诉自己的心事。此刻在未名湖畔,博雅塔渐渐地模糊起来了,而梦境又一次叩开了他的心扉:乳色的雾气,如同黄山的云海,又宛若天界仙阙,缭绕升腾,书写着神秘的气氛。接着初升的太阳驱散了白茫茫的大雾,抑或那太阳是一个魔法师,在他魔棒的指点下,雾气可以幻化成一个偌大的湖。湖畔怪石嶙峋,寻着目光可以发现一个少女倚在一块平整的青黛石边,正痴痴地望着青色的湖水。湖很静,就像光滑的玻璃;湖很清,因为水底的小鱼水草历历可见。女孩忽然抬起眼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粲然一笑。就在那如花的笑靥之后,整个梦境又水化了,柔和的水波消逝了那个萧勇心驰神往的世界。萧勇的心不由得抽紧了,虽然理智劝导他那只是一个陌生而偶然的梦境,然而在感情上他却无法接受这现实无情的宣判:冥冥之中他知道那湖水那可人是他亲历过的。他甚至可以嗅出梦境里那沁人心脾的水汽。他开始盲目地在大脑中搜寻有关的记忆,但那似乎是徒劳。

阅读全文

最美的姿态

米洛斯的维纳斯衣袂飘飘,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微笑神秘,罗丹的思想者托腮冥想……艺术的天堂有着最美的姿态。

然而试想这些艺术姿态如欧洲中世纪的宗教形象那般千篇一律,它们还称得上最美的姿态吗?肯定不能。因而最美的姿态当是最独特的姿态。

东坡少时曾苦练书法,先学王羲之,后是欧阳询。但长进不大。一日苦闷饮酒,狂书数字。旦日酒醒,连自己都惊叹于那龙蛇腾走的书法。醉后狂书竟是佳品,不亦乐乎?于是他开始研习自己的书法,终于开创了苏体。曾有人称述建国以来唯一的书家乃开国主席毛泽东。因为只有他的书法才自成一家,又具欣赏性。

阅读全文

相见欢·望波

潮平浩波北川,东南山。

锐气不挫扶摇九天间。

景触情,志犹定,树苦寒。

举首明朝东山金鸦天。

阅读全文

诗意的生活

曾经有一位哲人说过,人,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。

这句话,本身就充满了诗意的哲理,令人遐想。然而这里的诗意特指五柳先生的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”吗?当然不是。诗,有各种风骨;人,亦有诸般品格。诗样的生活书写诗样的人生。史诗,情诗,感怀诗,田园诗,军旅诗……其中万种风情,俱在思想二字。

阅读全文

忆江南·少年痴

不言中,是非都不懂。

少年痴情何匆匆,

只是君交莫钟钟。

志在天下雄。

阅读全文